home
homepage
 

諾斯特拉達外傳(終極原罪)

一本有關十六世紀著名預言家諾斯特拉達姆斯生平的小說,也是一本易於閱讀又屬於精神層面的歷史小說。

經過快樂的童年之後,麥可諾斯特拉達以身為一名年輕的醫師,在黑暗的中世紀後期,在法國成功的與瘟疫抗戰。不幸的是,後來一件重大的災害降臨他自己的家庭,完全的摧毀了他的人生…


translator English Chinese: Georgia Kuo


免費的繁體中文電子書
免费的简体中文电子书

線上閱讀Flash版
免費小說/ pdf 格式
免費小說/ doc 格式



作者資料

艾瑞克梅雷瑪 (Eric Mellema) 為1966年1月26日出生於荷蘭的達倫。除了幾度撞鬼的經歷,他的童年其實還算平順,直到他中學畢業幾年後,這類根深蒂固的事件幾乎要將他淹沒。經過幾次不幸的災難,他不幸染上超自然的怪病,因而被迫停止他尚未完成的舞蹈與藝術教育。在生不如死的情況之下,他離開了繁華的鹿特丹搬到比例時,在阿登尼斯安靜的森林之中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接下來五到六年煉獄般的日子,這名未來的作家什麼事也做不了,只能疲憊不堪的躺在床上, 或是小心翼翼的在林中漫遊。他的思緒可說到了完全靜止的地步; 因為連思考也會耗費他大量的體力。 後來,艾瑞克直覺的投入精神層次與身體的鍛鍊,他一天24小時的在鍛鍊自己,以便逃脫他那不見天日的黑暗人生,儘管如此,他卻能逐漸的成為一名瑜珈信徒。他的疼痛於是開始慢慢的抒減,然後,即使就像選擇上釘床一樣,他終就還是選擇:他寧可回到人口稠密的世界。回到那個世界後,這名身心淨化的獨行俠上了一門課,成為一名瑜珈師,也開始了他成功的網路生意, 以便賺錢換取身心安頓的過日子。後來,經過幾次神秘的體驗與預知的夢境,艾瑞克巧遇諾斯特拉達的靈魂。一年之後,本著創作的熱情,他決定要把這位十六世紀的法國預言家的生平寫成一本書。




謹謝:

Georgia Kuo
Maria-Bonita Kapitany
Jack van Mildert
Liesbeth Gijsbers
Moene Seuntjens
Marleen van Haeren
Ria Adriaensen
Els Pellis
Guus Janssens
Ronald Mengerink
Arthur Hendriks

在此特別感謝: Trudi Koning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www.nostredame.info
尚未出版小說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一章



媽呀,這裡還真是冷!”

別抱怨了,水星麥丘理,再31天你就可以往回轉了”

是誰在說話?”

我是賀米斯,你更高層次的自我”

賀米斯,你的造訪正是時候,因為這種無聊得要命的天體軌道運行快把我逼瘋了。”

哦,我告訴你,天神宙斯終於決定你的任務差不多快完成了。你只要再待一下下,就可以解脫凡塵化為星光了。”

你怎麼統統都知道啊?”

我是銀河之中最快的一個,可以說我這對招風耳是到處在打探消息的。再說,我的工作本來就得仰賴資訊”

那我還要多久?”

直到你跟太陽、地球呈一直線為止,所以也不會很久了。”

嗯,最起碼不用再當死星球了。目前我唯一的消遣就只有製造震波跟日光浴”

你搞不好會懷念這懂單純的存在方式,我凡塵的小兄弟,請你再耐心等一陣子。”


一個月後,在地球之上誕生了一個預知能力之高是前所未有的人物。這位占星家是在文藝復興時期之初,誕生於法國聖雷米普羅旺斯的一座小村落。就在行商走販大聲吆喝的那個市集後方,就在那一棟豪華的大宅之中,陣痛伴隨著市集的叫賣聲開始了。蕾妮諾斯特拉達已經很仔細的計算生產日期了,無奈生分娩日還是意外的來臨。這小傢伙也許是刻意的要提早降落人間,以便迎接各星球的排列方位是最理想的日子。懷孕期間擋住產道的大量黏液終於排出,這是嬰兒即將出世的徵兆。蕾妮流了點血,於是就差人趕快去找她父親尚恩聖雷米過來;她的父親是良君雷內國王也就是前普羅旺斯伯爵的御醫。


她躺在床上,流著汗,她那升格為公証師的丈夫賈克也跟著她的父親匆匆的走進。此時陣痛更有規律也更為疼痛,一直痛到一個高峰,突然一切都靜止了。她父親面帶焦慮的檢查她的肚子之後才放心的說;這個胎兒還在動,還說蕾妮的流出羊水的速度正常。陣痛再度開始而且黏膜也破了,分娩的過程正常的在進行;蕾妮的身體緩緩而確實的為釋出這胎兒而努力。這名獨特的新生嬰兒拼命的掙扎著,整個產出的過程非常疲憊。分娩過程花了十個小時左右,最後,那小小的嬰兒頭才終於出現,張得大大的雙眼好奇的注視著這全新的世界。尚恩跟賈克快樂又驚奇的看了對方一眼。接下來是那小小的肩膀出現了,然後整個小身體就這樣毫無困難的降落人世。


麥可!”他的母親驕傲的迎接這濕答答的小東西。尚恩小心的抱起身上沾著血而且連臍帶都還沒剪的小寶寶,就把他擱在他媽媽的肚子上。這個男嬰出世時身上還纏著羊水膜。

麥可諾斯特拉達是在1503年的1214日正午,伴著聖雷米教堂宏亮的鐘聲降落人間。他的雙親對於第一個小孩感到欣喜若狂,這孩子將是個擁有安全未來的天主教徒。賈克與蕾妮都來自古老的猶太教家庭,可是在幾年之前,所有的猶太人都在死亡的壓力之下,被迫改信天主教。不過,他們的桌上還擺放著象徵猶太教節慶的燭檯,那個月就是在慶祝光明節。像這類特殊的節慶,傳統還是秘密的在進行,所以賈克也總會朗誦榙木德經。這一次,在全家的圈繞之下,他很慎重的對著他的新生兒演說,談到了塔木德經敘述的是光明節的神奇之處。被嬰兒服牢牢包裹著的麥可,似懂非懂的聽著父親的嗓音。


這小傢伙從爬到走,逐漸的在發掘這個世界,他証明了自己是一個很好奇的小男孩。他想調查所有看得見的東西,想檢查身旁所有的物品。他會狂熱的攻擊來訪的客人,有時還會扯弄他們的頭髮玩。很快的,他的領域就往室外開拓,對於同齡的小孩,他完全沒興趣。他覺得他們玩的都是一些沒有目的又一再重複的遊戲。有一次,他用水把壁爐裡的火滅了,然後就近乎痴迷的坐在那裡觀看冒起的煙霧。

此外,在他第一次造訪市場之時,立即展現出他那獨特的天賦。當他們一家走過那些擺著物品的小攤位時,由於他的身高不夠,麥可的注意力就全放在攤位桌下的空間:那裡有魚的殘渣、爛掉的水果、廢血塊、破布袋,加上偶來一隻小老鼠在啃東西,還有數之不盡走來走去的雙腳。不過,他的母親總是會注意他的動向。

諾斯特拉達家庭在一個賣玻璃的攤位前停下,他們想買過節用的飾品。在前一個世紀,只有上流社會見過玻璃杯,如今玻璃則是大規模的製造,所以就變成平民化的商品。玻璃小販很快的咬咬一個很精緻的大酒杯,想藉此吸引這位年輕母親的注意力。


知道嗎,夫人,陶、木頭跟錫做的杯盤都很管用,可是卻很醜。現在最流行玻璃製的了。”蕾妮邊拉著她的小孩邊開心的聽著他說。

我這裡有幾種玻璃杯,”他接著說;“看看這個:有空心、漏斗狀杯腳的美麗玻璃杯,還有這個低低的花朵造形卻有修長又優雅杯腳的玻璃杯。在後面的是有圓點花紋的圓柱形杯子。”

那這種是什麼造型?”她問道。

這是伯肯梅爾斯玻璃杯,夫人,有漏斗形的杯子以及很精緻,而且圓邊又些許隆起的杯腳。”

小販把櫃子裡所有的商品都拿出來,因為這一家人似乎有點銀子可花。賈克覺得杯腳的圓邊帶點隆起的那個很不錯。

有圓邊的那種很受歡迎,”小販立刻重複道,“當然平口酒杯、捲心菜造形高腳杯、梅肯爾斯玻璃杯也很受歡迎。”

這種微微隆起的圓邊有什麼作用?”蕾妮問道。

隆起的圓邊或是圓點花紋,能讓我們比較容易握住玻璃杯。”

玻璃湯碗賣得更是好。容器類,如,玻璃壺這一類的,就比較貴。”這位專家顯然是該地唯一一個擁有許多玻璃器皿的人,所以就自豪的拿出他最美的玻璃壺。

這一家人深深的被小販的商品所吸引,賈克於是問小販是否可以更仔細的看看那個玻璃壺。小麥可一直很乖、很安靜的在看桌下那些半開的盒子。在桌子上方,賈克笨手笨腳的拿著那個玻璃壺,沒兩下子,手一滑,那玻璃壺就往下掉了。大家以為會立刻聽到玻璃破碎的聲音,沒想到,並沒有。於是大家就好奇的往下一看;原來是他們的兒子輕而易舉的抓住那個玻璃壺。他的嘴立刻湊近那個老天掉下來的禮物想咬一咬,不過,小販眼明手快的就把玻璃壺給搶走了。頓時清醒的這一家子人,連聲道歉之後就什麼也沒買的回家了。回到家後,有驚無險的爸爸,對他兒子真是讚不絕口。


他的雙親把這小男孩的教養完全交給他的外公。遇到博學的尚恩,可說是他的福氣。這位前御醫同時也是占星家,教他外孫的不只有數學,還有古希臘、希伯來、拉丁語言以及初級占星學。尚恩常常在夜裡帶著他到村子外,他們會一起躺在田野仰望著夜空。他總會教他說;北方的天空在冬天比較容易觀看,南方的天空則是夏天; 還有,冬天的星座,例如大天狼星跟小天狼星,用獵戶座作為導引的話,比較容易看到。


等我長大了,我也要成為一顆星星”他的小孫子說。

你這麼說就好玩了。我正在想一個故事,有人是受到懲罰才變成一顆星星的。就是獵戶座,他追逐他的七個姊妹,也就是金牛座的七姊妹星團。這七姊妹感覺受到威脅,於是就祈禱有人能來救他們;狩獵女神於是就前來搭救,她以弓箭射殺了他們這位兄弟。獵戶座就變成一顆星星被擺在天空上。話說回來,麥可,凡夫俗子是否能成為星星,這我就不曉得了。不過,我這才想起,在舊約聖經中有提及此事。所以,天曉得呢?對了,七姊妹星團用肉眼就看得到。你看,就在那邊。”尚恩的手指向黑色的夜空。

那些星星看起來就像用星光就能相互接觸一樣。”小男孩說道。

對,看起來很像,可是事實上,他們彼此間的距離非常遙遠。”

春天來了,外公就讓麥可看大角星、御女星以及那顆閃閃發亮的角宿第一星,也就是春夜天空中最亮的星星同時也是春季大三角的其中一個角。那年夏天,星星不太清楚,直到秋天,外公才讓他看到有翅膀的天馬座;由於是上下顛倒之故,天馬座是不容易辨認出來的。經由這類小小的遠足,麥可認識了星座學,不過,他的父母就一直在嘀咕著他們祖孫倆老是太晚回家。


有一天夜晚,尚恩又帶著他的外孫出門,氣候卻突轉變,天色變得異常陰鬱,天空上看不到任何星體;於是麥可就詛咒著聚集在天空中那一大堆黑鴉鴉的雲層。當晚,這口出不遜的小搗蛋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他的床跟別人的床是由長長的廉子隔開的。

白天的事,還是讓他感到很生氣、很失望;突然間,窗戶猛然的被吹開了,一陣突如其來的龍捲風將他從床上捲起。雖然他的身體很快的就被吹到窗外,可是他拼了命的握住窗臺,就這樣他飃浮在窗口掙扎著。蕾妮的母性本能讓她立即驚醒,搖醒她的丈夫後,倆人就一起衝到跟死神在拼命的小孩那邊。他們合力把小孩拉回屋內,再把窗戶牢牢的關好。

感到不解的他們又回去睡了,過了沒一會兒,窗戶再度被撞開。再一次的,龍捲風彷彿是發了火的想傾全力去攻擊這個天賦異稟的小孩;不過他的雙親還是及時的前去,就在他快被吹走之前解除了一場可能的災難。為了安全,他們索性把窗戶釘死了。這次的經歷是他們的兒子永生難忘的教訓。他體會到,再也不可對任何人或任何事物詛咒了。


有一天,麥可的祖父皮耶諾斯特拉達傳來一封信。皮耶與他的妻子住在葛哈斯,他們邀請麥可一家去那裡住幾星期。皮耶也是個御醫,他是雷尼國王之子的御醫。他這位病人在巴塞隆納被謀殺之後,皮耶就定居在香水之都葛哈斯。賈克與蕾妮決定接受這場邀約。為了這次的旅行,他們得做許多行前的準備,因為葛哈斯並不近,而且這些年來,他們又生了四個小孩;全是男孩。要張羅這一大家子是很忙的。

幾個星期過後,他們終於準備好了,他們全爬上一輛租來的馬車,這是由一整隊馬匹拉車的馬車。尚恩則留在家中負責照顧兩個最小的兒子。剩下的這一家子人,父親、母親、三個兒子就這樣出發了。

經過幾天的車程,他們抵達了坎城,從那裡開始就可以走一條內陸的小徑直達葛哈斯。那是個被翠綠的山坡所圍繞的城市,美麗的景緻讓他們想休息一下。其實他們最好是沒停下來休息,因為這一停,小海特立刻就跑不見了,他們花了三個小時才在在岩石堆的夾縫中找到他。猜猜是誰找到的?當然就是:麥可!

海特被狠摑了一巴掌後,一家子就繼續上路了。他們往來時路回首一望,偶爾還可以看到地中海的風光。在這香水之都,他們並沒有看到很多盛開的花朵。當時,已是夏末,蜜蜂正忙著為過冬在採集花蜜。

終於,他們看到葛哈斯就位於山腰上,圍繞著這座小城的是只有在春天才會開花的田野。他們一進入這座富庶的商城,孩子們就興奮的注視著一切。那裡曾經有許多皮革廠,他們的父親告訴他們說;那種工廠不久以前還常常會散發出一種惡臭。為了掃除皮革的惡臭味,當地人就發明用動物油脂與花朵來浸泡皮革。“需要為發明之母”,因此之故,有香水味的皮包、手套與皮帶就變得非常流行。

馬車有點顛簸的行經許多陳列著皮革製品的商店,最後,他們抵達祖父居住的地方;芳香廣場。伯特朗飛快的就開門下車到處跑,他的父親也眼明手快的就拉住他。


小夥子,首先,你得先去見你的祖父母。”他說。

此時,皮耶也走出門來,先是有點激動,可是他很快的就幫忙拿行李進門。雖然他的年紀不小了,卻還很健壯而且也還為醫師學會工作。親吻了他們的祖父之後,這三個小男孩就快如閃電般紛紛的衝向這座全新而且迷人的小城了。

先讓他們玩一下”蕾妮疲倦的對她丈夫說,“這樣子我們才有時間安靜的整理行李。”

孩子們就一一的造訪香水商、肥皂商、製酒商以及許多其他的商販。葛哈斯是個迷人的城市,也是很髒的地方;沒有加蓋的水溝幾乎無法承受堆積如山的廢棄物。可是走在街上,氣味卻異常的迷人。街上到處都有裝滿浸泡著花朵或裝著油、酒、薰衣草肥皂、藥草的盒子、袋子或玻璃容器等等,也有許多帶著香氣的皮革。十一歲的麥可發現自己置身於一座大型的精神樂園,很快的一股很特殊的香氣吸引著他走入一條巷子。

你要去哪裡啊?”伯特朗跟海特吃驚的大叫。

可是麥可什麼都不說,就順著那條窄巷走到一個通往城外的拱門。他在石砌的拱門之下站了一會兒,他閤著眼深深的吸著氣。那個位置就是那股香氣最強烈的地點。他深深的吸進那股獨特、帶著香氣又帶著黑色感覺的氣味。過了幾分鐘,他才心滿意足的往回走,而他的弟弟們則都一直在廣場玩耍。


在這座迷人小城的快樂時光過得很快,接下來的那一天更是讓人興奮:因為他們要去造訪一家著名的香水廠。皮耶跟那家香水廠的老闆阿瑪菲女土是朋友,她答應讓他的家人去店裡參觀。

那天早上,他們跟著來自各地的顧客一起參觀,阿瑪菲還親自當他們的導遊。就在阿瑪菲對大家介紹她有名的香氣生產線同時,所有的人也都親眼目睹海特專心的在挖鼻孔以及他父親的責罵。


這些天藍色的瓶子裝著不同款式的女用香水與頌麗法香水。”她介紹完之後,整隊的人馬就朝下一張桌子走去,不過,另一個小男孩卻開始作怪了;伯特朗偷偷摸摸的想打開那些瓶子。

別碰那些瓶子,伯特朗。”他的父親警告道。

不幸的是,那位女士沒注意到,她繼續說:“頌麗法香水是由單一種類的花朵、植物或水果做出來的香水。”說了一長串的東西之後,訪客尾隨著她進入另一間裝置著許多精緻設備的房間。

這些是我們的蒸餾器。蒸餾法是阿拉伯人發明的。”麥可雖然很專注的在聽,不過他跟他祖父都有聽到海特快哭出來似的在跟他媽媽說要去尿尿。這種雜音打斷了工廠老闆的解說,於是她大聲的乾咳了幾聲。

好吧,快到外面去,不過要安靜!”蕾妮命令她兒子道。

茉莉原產自印度,不久前才由西班牙水手從北非將這種花朵引入葛哈斯。曼提岡杰設法取得專賣權。”這位女士繼續說道。

這是買些香水的好機會,”蕾妮對她丈夫耳語。

賈克漫不經心的點點頭,因為他的注意力全在小孩身上。還好,小孩子暫時都乖乖的跟著皮耶。這下子當父親的才有工夫去聽老闆說完她的故事。

當我拿本土的跟海外的茉莉比較時,我總覺本土茉莉的香味更有深度更濃郁。哦,我還有好多有關這香水廠的故事可以說,不過,我們的參觀行程得結束了。有任何問題嗎?”

出乎意料的,是麥可一本正經的走上前去問說;他是否可以說幾句話。當父親的被這幾個小鬼搞到已經開始頭痛了,不過阿瑪菲夫人對這孩子氣的要求卻感到有趣,也就答應了。麥可的心跳於是不由自主的加速。這小小的預言家挺起腰,用力的說出他的第一個預言。


有一天,這家香水廠會非常有名。是因為有個鼻子很好的學生,他的名字是孟德斯鳩,他會發明出三種神奇的香味。在他的生涯最高峰時,他會為自己發明出一種怪香水,這種香水帶著剛剛被謀殺少女身上的氣味。他過世之後,香水廠的成功就漸漸消退。”

說完他的預言之後,這位少年郎就自豪的走回他雙親站立的地方。在場的人全聽得目瞪口呆,連阿瑪菲夫人也不曉得該如何以對。賈克決定不責罵他兒子了,因為這孩子一直很守規矩。沒有人再提起他的黑色預言;他們也不懂這個預言。皮耶對他怪孫子的舉動感到有點尷尬,不過,他還是客氣的前去感謝阿瑪菲的招待,然後一家人就打道回府了。

很快的,他們的假期也到該結束的時候。外公尚恩很高興他們回家了,特別是高興麥可回家了,因為這對祖孫長期以來發展出一種濃得化不開的關係。他們的馬車才進入他們住的這條街,這一對祖孫就急切的在尋覓彼此的眼神。

一到家,海特跟伯特朗累得直接上床去睡覺,不過麥可對他的表現還感到十分興奮。他熱切的談起他那特殊的預言,他也很想跟他外公說說話。他對外公說,葛哈斯那股獨特的氣味喚醒了他的某種自我。尚恩認真的看待此事,還說要將他的天文知識跟麥可分享,可惜麥可也到上床休息的時候了。不過,他還是興奮在床上躺了許久,才能平靜的入睡。


過了幾個月之後,尚恩才找到合適的時間教他孫子更高階的占星學。他決定要傾囊相授,所以就帶他到閣樓上去。這是他的私人空間,沒人膽敢擅自進入的,小孩子更是不能上來;因為他擔心他精緻的儀器會被弄壞或是他的文件會被弄丟。麥可的外公坐在舒適的座椅之上對他提起,以前從巴黎找來的一個很精緻的配備。那是由兩個位在一個長管子裡的鏡片組成的器具,可以讓人看得很遠。

多虧有這個發明,一個全新的世界才在我眼前開啟,”他說,“我覺得,你現在己經夠大了,可以進入這個新世界了。我可以預見你光明的未來。你擁有獨特的精神力量,所以我才要把我所有的占星學知識統統教給你。直到現在,我從來不允許任何人獨自進入這個房間。不過,我現在允許你可以自行進入此地,使用我所有的儀器與書籍。”他的祖父起身從一個沾滿灰塵的布下方拿出一個大型的物品。


年輕人,使用這望遠鏡,你就可以拉近跟星球的距離,你會覺得自己彷彿就在所看到的那個星球。不過,我得先教你一些理論再來探索那些空中樂園。”他的孫子注視著那令人興奮的儀器,他的雙眼張得又圓又大的。

占星學就是要找尋宇宙中發生的事件與地球、人類之間的關聯。不過,這些我們不是已經說過了嗎?”

麥可搖搖頭。“沒有。”

我的記憶已經大不如前了,我的孩子。經由此類的研究,我們可以運用在短時間所發生的資訊,進而去探索隨後引發的一連串事件。換句話說:我們可以藉由瞬間的資訊預知未來。此事看起來很簡單,其實不然。自古以來,大家就接受太陽、月球以及其他的星球足以影響我們地球上的生命。”外公再度起身打開閣樓上的窗戶,並把望遠鏡放在腳架之上。

站過來。太陽剛剛下山,我們也許可以看到一些星球。我來看看是否…在那裡!麥可,你看看,就在夕陽的最後一道光茫之上:那就是水星,也就是掌管才華與智慧的星球。”他的孫兒從那個裝置看出去,發現到一顆閃閃發亮的粉紅色星球。

尚恩接著說;“如你所知,是地球圍著太陽轉動一年,而非教庭所宣稱的那種相反的情況。他們還堅稱地球是平的,而且大家有可能會從地球上掉落。真是鬼話連篇!他們只是想讓他們的信徒持續的處於無知的狀態。”

可是太陽不也是每年轉一圈嗎?”

對,不過不是繞著地球轉,而是跟著許多不同的星群一齊轉。這些星群集合起來就稱之為黃道帶。舉例來說,黃道帶中有雙子座、牡羊座、金牛座等等的。”

我是射手座。”

無庸置疑是的,孩子,不過得過一段時間太陽才會行經那裡,因為我們目前並非處於射手座世代。”

外公再次看著他的望遠鏡,才又說道:“水星總是接近太陽,因此之故,我們反而常常會看不到水星。今晚,我們很幸運。”他把望遠鏡交給麥可看。

這星球也沒有很刺激。”麥可邊看邊說。

哦,你該看看月球的。”尚恩抬頭仰望晴朗夜空中的星辰。這一對祖孫之間充滿真情流露的愛。也許就因為他們是非常相似的人。他們有共同的興趣,體型也都不大。只不過,小麥可還會成長而外公顯然是不可能再長高了。

這就是你想要看的。”尚恩站到一旁去。

!”麥可驚呼的觀看著充滿環形坑、山脈與裂縫的巨大月球表面。

有人在那上面走動,外公。”

哈,哈,這就好玩了。即使有可能的話,也太遠了,你不可能看得到的。”

我真的看到他了,”這孩子堅持道,“他拿著一面有紅、白線條跟星星的旗子往地面上插。”

尚恩難以置信的去看望遠鏡,他看到的是他熟悉的月球,距離太遠了根本不可能看到上面有人。

我沒看見你所看到的,麥可。”

也許我看到的是未來的情景?”

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孩子,不過我只能談我懂的事情。現在,我還想要對你說明如何排出一個星盤。”

於是,他們就坐到床上不再理會天空上的事了。

要計算星盤的話,需要一些特定的數據,好比說你出生時的日期、時間以及地點;不過最重要的事是出生日期。我拿你的星盤作為例子示範給你看。”外公從他的一個抽屜中拿出一張畫滿奇怪圖形的紙張。

那是我的星盤?”

我看看,出生於聖雷米地區,時間是15031212日。對,這張是你的。”

事實上應該是14號。”

14?我一定寫錯了,因為我總是會再三確認的。一定是老了。”外公道了歉又說,“無論是哪一天,你的星盤都很重,因為你有三顆外行星:火星、金星跟土星。因為這種激烈的組合,你需要鐵的紀律才能掌控創造的力道。如果你無法掌控,創造的力量就會轉成摧毀的力道。”

你是指,就像大力士一樣的把整座廟宇給弄垮了?”

嗯,這種比喻不是很好。總之,你得學習掌控你的能力。而且要牢記,無論是誰,都有善、有惡。”尚恩再度把注意力放在星盤之上。

這張圖顯示出十二宮以及…”他的聲音突然微微的顫抖。

我累了,”他有點喘的說,“不過你如果想多學一點,那邊那本很大本的書有詳細的記載。”他指向一個書架,然後就沒辦法再跟他外孫交談了。


隨著時間的流逝,尚恩跟麥可的祖孫情就愈深。他們常常窩在聖雷米南方幾哩外的一所老傳道院裡,一聊就是一整天。他們會花幾個小時閱讀原版的聖經。最重要的是,即使麥可有猶太背景,但他還是學會向基督的上帝祈禱,而且還能自在的遵循天主教的經典。他是覺得,反正都是來自舊約裡那個相同的上帝。他們祈禱時,尚恩口中總是哼唱著,最起碼沒別人在場時就會如此。只要是氣候許可,他們會從那小修道院出發在薰衣草的田野中搜尋,他們在那個區域找到一個神秘、半塌落而且就像金字塔般的建築。他那博學的外公是對於任何事物都能隨時發表評論的人。

從古希臘時代就有的。”他談到這建築的時期,此時他也打算順便休息一下了;相反的,麥可卻充滿精力的在那裡到處探索,像這種時候,正好讓他外公習慣性的小睡一會兒。

有一天,這男孩子興沖沖的回到那個地方說道,“外公,過去一點點的山崖那邊,有很多山洞。快過去看一看!”

不過,尚恩卻只是靜靜的待在原地,他淡淡的說,那種山洞是很久以前,牧羊人挖出來保護山羊免於受到天敵的獵殺之用的。顯然,他是早就知道有那些山洞了。有一次,虛弱的外公幾乎無法站起來,麥可等於是用拖的才把他拖回家去。

這個年輕人在青春期時,也開始注意到女孩子的存在,這正是他的導師對他談論到兩個靈魂因婚姻而結合的時機。外公解釋男性與女性的靈魂如何能合而為一,也說到男性與女性的原理存在於宇宙的各個角落。

你是指星球也有分男性與女性?”麥可問道。

原則上,星球全是女性靈魂。所以我們才會稱我們的星球為大地之母。”尚恩回答。

那我們男人在宇宙之中有什麼份量嗎?”

哦,閃亮的星星是男性,相對的塵埃與黑暗則是女性。這種恒久相異的兩極也是所有美好事物的本質。”


就這樣,這男孩的童年大多在戶外與他外公共渡,他的雙親不常見到他們快速成長的兒子,只在吃飯的時間才能見到他。可是,他們不常見到面也不能怪麥可跟尚恩。其實,賈克整天也忙著他的公証業務,而蕾妮則除了要整理家務之外還要忙那幾個小兒子。七歲的安東尼更是很讓人頭痛,因為他總是會有叛逆的行為。麥可跟其他的弟弟則都很合得來,不過如果說要跟他們一起玩的話?不,那是不太可能的。


四季匆匆,快樂的流轉,直到那個悲傷的日子終於到來。他們就在他的住處,發現他們親愛的外公壽終正寢了。麥可早已經注意到他的老化,也早知道這一天即將來臨。可是,無論如何,這還是令他傷痛卻絕的事件。

尚恩的葬禮是在一個下著毛毛雨的日子,他們輪流在室內守護著大體,直到大體移到室外進行儀式為止。所有的家人全在場,連老皮耶與他的妻子也遠從葛哈斯趕來,還有尚恩的三個姊妹與附近馬塞里的堂表兄弟也全到齊了。天主教的祈福儀式在西隆吉教堂舉行,家族的人步行到安放棺木的教堂。麥可的祖父母走得很慢,所以他就有很多時間慢慢的觀察霍爾廣場那些擁有塔樓的美麗宅院。終於他們抵達教堂,許多的親友都齊集在那裡。就在入口處,有個紅髮的大個子不慎與麥可撞在一起。他的鞋子沾滿漆,顯然不是受邀而來的賓客,不過他很想進教堂,麥可並沒有很注意他。

家族的行列緩緩的行經高高的圓拱門。賈克與蕾妮走在最前面,尾隨在後的是依大小的順序的麥可跟他的四個弟弟,他們慢慢的從教堂裡一列又一列的柱子之中走過。蕾妮壓抑著喪父的悲傷,但偶爾還是偷偷的把淚水擦去。其他來參加的人都坐在大禮拜堂的木椅上,棺木就放在禮拜堂的中央。

西隆吉的教堂有許多禮拜堂,全有許多窗戶,陽光會從窗外灑落血紅的光線,無形中區隔出一間間的禮拜堂。最上方有一幅十二門徒阿帕索的畫像。

當最後一名賓客就座之後,穿著退色紅披肩的伯奇牧師就開始佈道。大家都知道葬禮的儀式也就是要為去世的人淨化以及祈求安息。

一個人的去世代表他無法回頭的離開了這個世界,不過這個亡者將會與上帝同在。這不是一種結束,而是一種新生。那些一生行善的人將上天堂,那些一生作惡的人將下地獄。從生跨越到死的路徑,通常是激烈的。不過,上天會庛佑我們走過,因為祂了解生命本質的複雜性,也能接受每一個人的本性。”牧師站在講壇之後匆匆翻閱他的聖經,接著就冗長唸著一長串的拉丁文。

麥可左顧右盼的發覺到一個金屬製的洗禮用水缸,那是一個倒置的教堂高塔造型,他有個朋友差點就淹死在那裡面。禮拜堂裡到處都點燃了臘燭,很多很多;連位於教堂最前方的禮拜堂也點了臘燭,這最前方的禮拜堂也就是創辦人的墓穴之所在。他的影像就雕刻在教堂的入口。尚恩原本就設法在啟發他外孫的文學與藝術興趣,所以他們早就一起造訪西隆吉教堂多次。因此,麥可對這座教堂早就摸熟了,他不想聽牧師令人昏昏欲睡的聲音,他寧可再次研究牆上的壁畫,或是去造訪有防護鋼板的墓穴!那當然是不可能的。如果跟他外公一起來墓穴探險就可以。“面對死亡的人生。”他外公總是會這麼說。


終於,上帝的僕人以平常的法語讚美了亡者的日常善行,於是在座賓客也就再度正襟危坐了。麥可看到那個打鐘琴的人也站起來了,他是耳朵重聽的人;他迫不及待上前去並沿著樓梯往高塔上邊走邊敲打他那48個教堂的鐘琴。在此同時,牧師以聖水灑在大體之上使之散發出乳香的氣味。這種儀式是在宣示亡者的大體是以莊嚴的方式處於上帝之前。侍祭者再度祈禱並祈求上帝寬恕尚恩所有的原罪。在聖歌之後,牧師與他的侍祭者緩緩步出教堂,負責埋棺的人則尾隨著棺木,其他的人就走在最後面。大家就在教堂鐘聲的引導下,安靜的走到墓園。家人、親友以及其他的賓客都圍繞在墳前,等候著埋棺的人把棺木緩緩的放到墓穴中。蕾妮快速的在棺蓋之上放了幾朵花,站在最前方的牧師則低輕的祈福,最後以一句“我們天上的父” 結束。

接著牧師對著棺木灑了一些泥土,並說:“大地歸大地,塵歸塵,土歸土。”然後大家就以一把泥土依序與天性樂觀的尚恩道別。麥可看著他去逝的好友,慢慢的消失於泥土之中。儀式結束之後,賈克先向所有在場的人士致謝,才跟家人悲傷的回家去。


守喪期間過後,麥可跟他母親又回到外公那個空蕩蕩的閣樓去。蕾妮依然感到十分悲傷,她打開窗戶讓陽光進入那個房間,才一起清點房間裡的物品。記憶一滴一滴的浮上心頭,她的兒子空洞的看著窗外,感到百般無奈。

這閣樓變得很孤寂又毫無生氣的,”他咕嚷著。

此時樓下傳來他弟弟在叫他母親的聲音。“我馬上回來,麥可。”然後就拋下他一個人走了。

從那房間的窗戶可以清楚的看到這座小城的景緻。他這才發現約在半哩之外,多出一棟新蓋的房子。他之前完全沒注意到。其中有一扇窗子是開著的,是一扇玻璃窗,這是前所未有的。可惜距離太遠了,很難看得清楚。

我知道了,我可以用外公的望遠鏡來看; 他突然靈光一閃,很快的他就把那棟房子看個一清二楚了。這位年輕人無法抗拒偷窺室內的誘惑,因此就看到一個高大、黑短髮的男子,這個人相當熱切的在畫架之上作畫。


為什麼會有人想素描向日葵呢?麥可吃驚的想著。

這個不知名的人,就站在一個帆布之前,他一而再的將畫筆沾上顏色。有時,他會換上細畫筆描繪精細的線條,有時又會盯著隨意放在桌面的那些真的向日葵。沒想到,這位畫家似乎感覺到被人偷看,於是就突然轉過身來。這個小偷窺狂被這個舉動嚇了一大跳,就像被人逮個正著一樣。

不過,那人是不可能看到他的呀;他暗忖道。

可是,那個陌生人的神情很像是在盯著他看,只不過是友善的。此時,麥可才了解到,原來他又是再度的看到未來了。他才這麼一想,另一個空間的景像就在瞬間消失於無形。那棟房子也就完全不見了。

太可惜了,再也沒有人能跟我分享我的白日夢了; 他悲傷的想著。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