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page
 

诺斯特拉达外传(终极原罪)

一本有关十六世纪著名预言家诺斯特拉达姆斯生平的小说,也是一本易于阅读又属于精神层面的历史小说。

经过快乐的童年之后,麦可诺斯特拉达以身为一名年轻的医师,在黑暗的中世纪后期,在法国成功的与瘟疫抗战。不幸的是,后来一件重大的灾害降临他自己的家庭,完全的摧毁了他的人生…


translator English Chinese: Georgia Kuo


免费的简体中文电子书
免費的繁體中文電子書

在线阅读Flash版
免费小说/ pdf 格式
免费小说/ doc 格式



作者资料

艾瑞克梅雷玛 (Eric Mellema) 为1966年1月26日出生于荷兰的达伦。除了几度撞鬼的经历,他的童年其实还算平顺,直到他中学毕业几年后,这类根深蒂固的事件几乎要将他淹没。经过几次不幸的灾难,他不幸染上超自然的怪病,因而被迫停止他尚未完成的舞蹈与艺术教育。在生不如死的情况之下,他离开了繁华的鹿特丹搬到比例时,在阿登尼斯安静的森林之中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接下来五到六年炼狱般的日子,这名未来的作家什么事也做不了,只能疲惫不堪的躺在床上, 或是小心翼翼的在林中漫游。他的思绪可说到了完全静止的地步; 因为连思考也会耗费他大量的体力。 后来,艾瑞克直觉的投入精神层次与身体的锻炼,他一天24小时的在锻炼自己,以便逃脱他那不见天日的黑暗人生,尽管如此,他却能逐渐的成为一名瑜珈信徒。他的疼痛于是开始慢慢的抒减,然后,即使就像选择上钉床一样,他终就还是选择:他宁可回到人口稠密的世界。回到那个世界后,这名身心净化的独行侠上了一门课,成为一名瑜珈师,也开始了他成功的网络生意, 以便赚钱换取身心安顿的过日子。后来,经过几次神秘的体验与预知的梦境,艾瑞克巧遇诺斯特拉达的灵魂。一年之后,本着创作的热情,他决定要把这位十六世纪的法国预言家的生平写成一本书。




谨谢:
Georgia Kuo
Maria-Bonita Kapitany
Jack van Mildert
Liesbeth Gijsbers
Moene Seuntjens
Marleen van Haeren
Ria Adriaensen
Els Pellis
Guus Janssens
Ronald Mengerink
Arthur Hendriks

在此特别感谢: Trudi Koning



版权所有,翻印必究
www.nostredame.info
尚未出版小说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一章


妈呀,这里还真是冷!”

别抱怨了,水星麦丘理,再31天你就可以往回转了”

是谁在说话?”

我是贺米斯,你更高层次的自我”

贺米斯,你的造访正是时候,因为这种无聊得要命的天体轨道运行快把我逼疯了。”

哦,我告诉你,天神宙斯终于决定你的任务差不多快完成了。你只要再待一下下,就可以解脱凡尘化为星光了。”

你怎幺统统都知道啊?”

我是银河之中最快的一个,可以说我这对招风耳是到处在打探消息的。再说,我的工作本来就得仰赖信息”

那我还要多久?”

直到你跟太阳、地球呈一直线为止,所以也不会很久了。”

嗯,最起码不用再当死星球了。目前我唯一的消遣就只有制造震波跟日光浴”

你搞不好会怀念这懂单纯的存在方式,我凡尘的小兄弟,请你再耐心等一阵子。”


一个月后,在地球之上诞生了一个预知能力之高是前所未有的人物。这位占星家是在文艺复兴时期之初,诞生于法国圣雷米普罗旺斯的一座小村落。就在行商走贩大声吆喝的那个市集后方,就在那一栋豪华的大宅之中,阵痛伴随着市集的叫卖声开始了。蕾妮诺斯特拉达已经很仔细的计算生产日期了,无奈生分娩日还是意外的来临。这小家伙也许是刻意的要提早降落人间,以便迎接各星球的排列方位是最理想的日子。怀孕期间挡住产道的大量黏液终于排出,这是婴儿即将出世的征兆。蕾妮流了点血,于是就差人赶快去找她父亲尚恩圣雷米过来;她的父亲是良君雷内国王也就是前普罗旺斯伯爵的御医。


她躺在床上,流着汗,她那升格为公证师的丈夫贾克也跟着她的父亲匆匆的走进。此时阵痛更有规律也更为疼痛,一直痛到一个高峰,突然一切都静止了。她父亲面带焦虑的检查她的肚子之后才放心的说;这个胎儿还在动,还说蕾妮的流出羊水的速度正常。阵痛再度开始而且黏膜也破了,分娩的过程正常的在进行;蕾妮的身体缓缓而确实的为释出这胎儿而努力。这名独特的新生婴儿拼命的挣扎着,整个产出的过程非常疲惫。分娩过程花了十个小时左右,最后,那小小的婴儿头才终于出现,张得大大的双眼好奇的注视着这全新的世界。尚恩跟贾克快乐又惊奇的看了对方一眼。接下来是那小小的肩膀出现了,然后整个小身体就这样毫无困难的降落人世。


麦可!”他的母亲骄傲的迎接这湿答答的小东西。尚恩小心的抱起身上沾着血而且连脐带都还没剪的小宝宝,就把他搁在他妈妈的肚子上。这个男婴出世时身上还缠着羊水膜。

麦可诺斯特拉达是在1503年的1214日正午,伴着圣雷米教堂宏亮的钟声降落人间。他的双亲对于第一个小孩感到欣喜若狂,这孩子将是个拥有安全未来的天主教徒。贾克与蕾妮都来自古老的犹太教家庭,可是在几年之前,所有的犹太人都在死亡的压力之下,被迫改信天主教。不过,他们的桌上还摆放着象征犹太教节庆的烛台,那个月就是在庆祝光明节。像这类特殊的节庆,传统还是秘密的在进行,所以贾克也总会朗诵榙木德经。这一次,在全家的圈绕之下,他很慎重的对着他的新生儿演说,谈到了塔木德经叙述的是光明节的神奇之处。被婴儿服牢牢包裹着的麦可,似懂非懂的听着父亲的嗓音。


这小家伙从爬到走,逐渐的在发掘这个世界,他证明了自己是一个很好奇的小男孩。他想调查所有看得见的东西,想检查身旁所有的物品。他会狂热的攻击来访的客人,有时还会扯弄他们的头发玩。很快的,他的领域就往室外开拓,对于同龄的小孩,他完全没兴趣。他觉得他们玩的都是一些没有目的又一再重复的游戏。有一次,他用水把壁炉里的火灭了,然后就近乎痴迷的坐在那里观看冒起的烟雾。

此外,在他第一次造访市场之时,立即展现出他那独特的天赋。当他们一家走过那些摆着物品的小摊位时,由于他的身高不够,麦可的注意力就全放在摊位桌下的空间:那里有鱼的残渣、烂掉的水果、废血块、破布袋,加上偶来一只小老鼠在啃东西,还有数之不尽走来走去的双脚。不过,他的母亲总是会注意他的动向。

诺斯特拉达家庭在一个卖玻璃的摊位前停下,他们想买过节用的饰品。在前一个世纪,只有上流社会见过玻璃杯,如今玻璃则是大规模的制造,所以就变成平民化的商品。玻璃小贩很快的咬咬一个很精致的大酒杯,想藉此吸引这位年轻母亲的注意力。


知道吗,夫人,陶、木头跟锡做的杯盘都很管用,可是却很丑。现在最流行玻璃制的了。”蕾妮边拉着她的小孩边开心的听着他说。

我这里有几种玻璃杯,”他接着说;“看看这个:有空心、漏斗状杯脚的美丽玻璃杯,还有这个低低的花朵造形却有修长又优雅杯脚的玻璃杯。在后面的是有圆点花纹的圆柱形杯子。”

那这种是什幺造型?”她问道。

这是伯肯梅尔斯玻璃杯,夫人,有漏斗形的杯子以及很精致,而且圆边又些许隆起的杯脚。”

小贩把柜子里所有的商品都拿出来,因为这一家人似乎有点银子可花。贾克觉得杯脚的圆边带点隆起的那个很不错。

有圆边的那种很受欢迎,”小贩立刻重复道,“当然平口酒杯、卷心菜造形高脚杯、梅肯尔斯玻璃杯也很受欢迎。”

这种微微隆起的圆边有什幺作用?”蕾妮问道。

隆起的圆边或是圆点花纹,能让我们比较容易握住玻璃杯。”

玻璃汤碗卖得更是好。容器类,如,玻璃壶这一类的,就比较贵。”这位专家显然是该地唯一一个拥有许多玻璃器皿的人,所以就自豪的拿出他最美的玻璃壶。

这一家人深深的被小贩的商品所吸引,贾克于是问小贩是否可以更仔细的看看那个玻璃壶。小麦可一直很乖、很安静的在看桌下那些半开的盒子。在桌子上方,贾克笨手笨脚的拿着那个玻璃壶,没两下子,手一滑,那玻璃壶就往下掉了。大家以为会立刻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没想到,并没有。于是大家就好奇的往下一看;原来是他们的儿子轻而易举的抓住那个玻璃壶。他的嘴立刻凑近那个老天掉下来的礼物想咬一咬,不过,小贩眼明手快的就把玻璃壶给抢走了。顿时清醒的这一家子人,连声道歉之后就什幺也没买的回家了。回到家后,有惊无险的爸爸,对他儿子真是赞不绝口。


他的双亲把这小男孩的教养完全交给他的外公。遇到博学的尚恩,可说是他的福气。这位前御医同时也是占星家,教他外孙的不只有数学,还有古希腊、希伯来、拉丁语言以及初级占星学。尚恩常常在夜里带着他到村子外,他们会一起躺在田野仰望着夜空。他总会教他说;北方的天空在冬天比较容易观看,南方的天空则是夏天; 还有,冬天的星座,例如大天狼星跟小天狼星,用猎户座作为导引的话,比较容易看到。


等我长大了,我也要成为一颗星星”他的小孙子说。

你这幺说就好玩了。我正在想一个故事,有人是受到惩罚才变成一颗星星的。就是猎户座,他追逐他的七个姊妹,也就是金牛座的七姊妹星团。这七姊妹感觉受到威胁,于是就祈祷有人能来救他们;狩猎女神于是就前来搭救,她以弓箭射杀了他们这位兄弟。猎户座就变成一颗星星被摆在天空上。话说回来,麦可,凡夫俗子是否能成为星星,这我就不晓得了。不过,我这才想起,在旧约圣经中有提及此事。所以,天晓得呢?对了,七姊妹星团用肉眼就看得到。你看,就在那边。”尚恩的手指向黑色的夜空。

那些星星看起来就像用星光就能相互接触一样。”小男孩说道。

对,看起来很像,可是事实上,他们彼此间的距离非常遥远。”

春天来了,外公就让麦可看大角星、御女星以及那颗闪闪发亮的角宿第一星,也就是春夜天空中最亮的星星同时也是春季大三角的其中一个角。那年夏天,星星不太清楚,直到秋天,外公才让他看到有翅膀的天马座;由于是上下颠倒之故,天马座是不容易辨认出来的。经由这类小小的远足,麦可认识了星座学,不过,他的父母就一直在嘀咕着他们祖孙俩老是太晚回家。


有一天夜晚,尚恩又带着他的外孙出门,气候却突转变,天色变得异常阴郁,天空上看不到任何星体;于是麦可就诅咒着聚集在天空中那一大堆黑鸦鸦的云层。当晚,这口出不逊的小捣蛋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的床跟别人的床是由长长的廉子隔开的。

白天的事,还是让他感到很生气、很失望;突然间,窗户猛然的被吹开了,一阵突如其来的龙卷风将他从床上卷起。虽然他的身体很快的就被吹到窗外,可是他拼了命的握住窗台,就这样他飘浮在窗口挣扎着。蕾妮的母性本能让她立即惊醒,摇醒她的丈夫后,俩人就一起冲到跟死神在拼命的小孩那边。他们合力把小孩拉回屋内,再把窗户牢牢的关好。

感到不解的他们又回去睡了,过了没一会儿,窗户再度被撞开。再一次的,龙卷风彷佛是发了火的想倾全力去攻击这个天赋异禀的小孩;不过他的双亲还是及时的前去,就在他快被吹走之前解除了一场可能的灾难。为了安全,他们索性把窗户钉死了。这次的经历是他们的儿子永生难忘的教训。他体会到,再也不可对任何人或任何事物诅咒了。


有一天,麦可的祖父皮耶诺斯特拉达传来一封信。皮耶与他的妻子住在葛哈斯,他们邀请麦可一家去那里住几星期。皮耶也是个御医,他是雷尼国王之子的御医。他这位病人在巴塞隆纳被谋杀之后,皮耶就定居在香水之都葛哈斯。贾克与蕾妮决定接受这场邀约。为了这次的旅行,他们得做许多行前的准备,因为葛哈斯并不近,而且这些年来,他们又生了四个小孩;全是男孩。要张罗这一大家子是很忙的。

几个星期过后,他们终于准备好了,他们全爬上一辆租来的马车,这是由一整队马匹拉车的马车。尚恩则留在家中负责照顾两个最小的儿子。剩下的这一家子人,父亲、母亲、三个儿子就这样出发了。

经过几天的车程,他们抵达了坎城,从那里开始就可以走一条内陆的小径直达葛哈斯。那是个被翠绿的山坡所围绕的城市,美丽的景致让他们想休息一下。其实他们最好是没停下来休息,因为这一停,小海特立刻就跑不见了,他们花了三个小时才在在岩石堆的夹缝中找到他。猜猜是谁找到的?当然就是:麦可!

海特被狠掴了一巴掌后,一家子就继续上路了。他们往来时路回首一望,偶尔还可以看到地中海的风光。在这香水之都,他们并没有看到很多盛开的花朵。当时,已是夏末,蜜蜂正忙着为过冬在采集花蜜。

终于,他们看到葛哈斯就位于山腰上,围绕着这座小城的是只有在春天才会开花的田野。他们一进入这座富庶的商城,孩子们就兴奋的注视着一切。那里曾经有许多皮革厂,他们的父亲告诉他们说;那种工厂不久以前还常常会散发出一种恶臭。为了扫除皮革的恶臭味,当地人就发明用动物油脂与花朵来浸泡皮革。“需要为发明之母”,因此之故,有香水味的皮包、手套与皮带就变得非常流行。

马车有点颠簸的行经许多陈列着皮革制品的商店,最后,他们抵达祖父居住的地方;芳香广场。伯特朗飞快的就开门下车到处跑,他的父亲也眼明手快的就拉住他。


小伙子,首先,你得先去见你的祖父母。”他说。

此时,皮耶也走出门来,先是有点激动,可是他很快的就帮忙拿行李进门。虽然他的年纪不小了,却还很健壮而且也还为医师学会工作。亲吻了他们的祖父之后,这三个小男孩就快如闪电般纷纷的冲向这座全新而且迷人的小城了。

先让他们玩一下”蕾妮疲倦的对她丈夫说,“这样子我们才有时间安静的整理行李。”

孩子们就一一的造访香水商、肥皂商、制酒商以及许多其它的商贩。葛哈斯是个迷人的城市,也是很脏的地方;没有加盖的水沟几乎无法承受堆积如山的废弃物。可是走在街上,气味却异常的迷人。街上到处都有装满浸泡着花朵或装着油、酒、熏衣草肥皂、药草的盒子、袋子或玻璃容器等等,也有许多带着香气的皮革。十一岁的麦可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座大型的精神乐园,很快的一股很特殊的香气吸引着他走入一条巷子。

你要去哪里啊?”伯特朗跟海特吃惊的大叫。

可是麦可什幺都不说,就顺着那条窄巷走到一个通往城外的拱门。他在石砌的拱门之下站了一会儿,他合着眼深深的吸着气。那个位置就是那股香气最强烈的地点。他深深的吸进那股独特、带着香气又带着黑色感觉的气味。过了几分钟,他才心满意足的往回走,而他的弟弟们则都一直在广场玩耍。


在这座迷人小城的快乐时光过得很快,接下来的那一天更是让人兴奋:因为他们要去造访一家著名的香水厂。皮耶跟那家香水厂的老板阿玛菲女土是朋友,她答应让他的家人去店里参观。

那天早上,他们跟着来自各地的顾客一起参观,阿玛菲还亲自当他们的导游。就在阿玛菲对大家介绍她有名的香气生产线同时,所有的人也都亲眼目睹海特专心的在挖鼻孔以及他父亲的责骂。


这些天蓝色的瓶子装着不同款式的女用香水与颂丽法香水。”她介绍完之后,整队的人马就朝下一张桌子走去,不过,另一个小男孩却开始作怪了;伯特朗偷偷摸摸的想打开那些瓶子。

别碰那些瓶子,伯特朗。”他的父亲警告道。

不幸的是,那位女士没注意到,她继续说:“颂丽法香水是由单一种类的花朵、植物或水果做出来的香水。”说了一长串的东西之后,访客尾随着她进入另一间装置着许多精致设备的房间。

这些是我们的蒸馏器。蒸馏法是阿拉伯人发明的。”麦可虽然很专注的在听,不过他跟他祖父都有听到海特快哭出来似的在跟他妈妈说要去尿尿。这种杂音打断了工厂老板的解说,于是她大声的干咳了几声。

好吧,快到外面去,不过要安静!”蕾妮命令她儿子道。

茉莉原产自印度,不久前才由西班牙水手从北非将这种花朵引入葛哈斯。曼提冈杰设法取得专卖权。”这位女士继续说道。

这是买些香水的好机会,”蕾妮对她丈夫耳语。

贾克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因为他的注意力全在小孩身上。还好,小孩子暂时都乖乖的跟着皮耶。这下子当父亲的才有工夫去听老板说完她的故事。

当我拿本土的跟海外的茉莉比较时,我总觉本土茉莉的香味更有深度更浓郁。哦,我还有好多有关这香水厂的故事可以说,不过,我们的参观行程得结束了。有任何问题吗?”

出乎意料的,是麦可一本正经的走上前去问说;他是否可以说几句话。当父亲的被这几个小鬼搞到已经开始头痛了,不过阿玛菲夫人对这孩子气的要求却感到有趣,也就答应了。麦可的心跳于是不由自主的加速。这小小的预言家挺起腰,用力的说出他的第一个预言。


有一天,这家香水厂会非常有名。是因为有个鼻子很好的学生,他的名字是孟德斯鸠,他会发明出三种神奇的香味。在他的生涯最高峰时,他会为自己发明出一种怪香水,这种香水带着刚刚被谋杀少女身上的气味。他过世之后,香水厂的成功就渐渐消退。”

说完他的预言之后,这位少年郎就自豪的走回他双亲站立的地方。在场的人全听得目瞪口呆,连阿玛菲夫人也不晓得该如何以对。贾克决定不责骂他儿子了,因为这孩子一直很守规矩。没有人再提起他的黑色预言;他们也不懂这个预言。皮耶对他怪孙子的举动感到有点尴尬,不过,他还是客气的前去感谢阿玛菲的招待,然后一家人就打道回府了。

很快的,他们的假期也到该结束的时候。外公尚恩很高兴他们回家了,特别是高兴麦可回家了,因为这对祖孙长期以来发展出一种浓得化不开的关系。他们的马车才进入他们住的这条街,这一对祖孙就急切的在寻觅彼此的眼神。

一到家,海特跟伯特朗累得直接上床去睡觉,不过麦可对他的表现还感到十分兴奋。他热切的谈起他那特殊的预言,他也很想跟他外公说说话。他对外公说,葛哈斯那股独特的气味唤醒了他的某种自我。尚恩认真的看待此事,还说要将他的天文知识跟麦可分享,可惜麦可也到上床休息的时候了。不过,他还是兴奋在床上躺了许久,才能平静的入睡。


过了几个月之后,尚恩才找到合适的时间教他孙子更高阶的占星学。他决定要倾囊相授,所以就带他到阁楼上去。这是他的私人空间,没人胆敢擅自进入的,小孩子更是不能上来;因为他担心他精致的仪器会被弄坏或是他的文件会被弄丢。麦可的外公坐在舒适的座椅之上对他提起,以前从巴黎找来的一个很精致的配备。那是由两个位在一个长管子里的镜片组成的器具,可以让人看得很远。

多亏有这个发明,一个全新的世界才在我眼前开启,”他说,“我觉得,你现在己经够大了,可以进入这个新世界了。我可以预见你光明的未来。你拥有独特的精神力量,所以我才要把我所有的占星学知识统统教给你。直到现在,我从来不允许任何人独自进入这个房间。不过,我现在允许你可以自行进入此地,使用我所有的仪器与书籍。”他的祖父起身从一个沾满灰尘的布下方拿出一个大型的物品。


年轻人,使用这望远镜,你就可以拉近跟星球的距离,你会觉得自己彷佛就在所看到的那个星球。不过,我得先教你一些理论再来探索那些空中乐园。”他的孙子注视着那令人兴奋的仪器,他的双眼张得又圆又大的。

占星学就是要找寻宇宙中发生的事件与地球、人类之间的关联。不过,这些我们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麦可摇摇头。“没有。”

我的记忆已经大不如前了,我的孩子。经由此类的研究,我们可以运用在短时间所发生的信息,进而去探索随后引发的一连串事件。换句话说:我们可以藉由瞬间的信息预知未来。此事看起来很简单,其实不然。自古以来,大家就接受太阳、月球以及其它的星球足以影响我们地球上的生命。”外公再度起身打开阁楼上的窗户,并把望远镜放在脚架之上。

站过来。太阳刚刚下山,我们也许可以看到一些星球。我来看看是否…在那里!麦可,你看看,就在夕阳的最后一道光茫之上:那就是水星,也就是掌管才华与智能的星球。”他的孙儿从那个装置看出去,发现到一颗闪闪发亮的粉红色星球。

尚恩接着说;“如你所知,是地球围着太阳转动一年,而非教庭所宣称的那种相反的情况。他们还坚称地球是平的,而且大家有可能会从地球上掉落。真是鬼话连篇!他们只是想让他们的信徒持续的处于无知的状态。”

可是太阳不也是每年转一圈吗?”

对,不过不是绕着地球转,而是跟着许多不同的星群一齐转。这些星群集合起来就称之为黄道带。举例来说,黄道带中有双子座、牡羊座、金牛座等等的。”

我是射手座。”

无庸置疑是的,孩子,不过得过一段时间太阳才会行经那里,因为我们目前并非处于射手座世代。”

外公再次看着他的望远镜,才又说道:“水星总是接近太阳,因此之故,我们反而常常会看不到水星。今晚,我们很幸运。”他把望远镜交给麦可看。

这星球也没有很刺激。”麦可边看边说。

哦,你该看看月球的。”尚恩抬头仰望晴朗夜空中的星辰。这一对祖孙之间充满真情流露的爱。也许就因为他们是非常相似的人。他们有共同的兴趣,体型也都不大。只不过,小麦可还会成长而外公显然是不可能再长高了。

这就是你想要看的。”尚恩站到一旁去。

!”麦可惊呼的观看着充满环形坑、山脉与裂缝的巨大月球表面。

有人在那上面走动,外公。”

哈,哈,这就好玩了。即使有可能的话,也太远了,你不可能看得到的。”

我真的看到他了,”这孩子坚持道,“他拿着一面有红、白线条跟星星的旗子往地面上插。”

尚恩难以置信的去看望远镜,他看到的是他熟悉的月球,距离太远了根本不可能看到上面有人。

我没看见你所看到的,麦可。”

也许我看到的是未来的情景?”

没有什幺是不可能的,孩子,不过我只能谈我懂的事情。现在,我还想要对你说明如何排出一个星盘。”

于是,他们就坐到床上不再理会天空上的事了。

要计算星盘的话,需要一些特定的数据,好比说你出生时的日期、时间以及地点;不过最重要的事是出生日期。我拿你的星盘作为例子示范给你看。”外公从他的一个抽屉中拿出一张画满奇怪图形的纸张。

那是我的星盘?”

我看看,出生于圣雷米地区,时间是15031212日。对,这张是你的。”

事实上应该是14号。”

14?我一定写错了,因为我总是会再三确认的。一定是老了。”外公道了歉又说,“无论是哪一天,你的星盘都很重,因为你有三颗外行星:火星、金星跟土星。因为这种激烈的组合,你需要铁的纪律才能掌控创造的力道。如果你无法掌控,创造的力量就会转成摧毁的力道。”

你是指,就像大力士一样的把整座庙宇给弄垮了?”

嗯,这种比喻不是很好。总之,你得学习掌控你的能力。而且要牢记,无论是谁,都有善、有恶。”尚恩再度把注意力放在星盘之上。

这张图显示出十二宫以及…”他的声音突然微微的颤抖。

我累了,”他有点喘的说,“不过你如果想多学一点,那边那本很大本的书有详细的记载。”他指向一个书架,然后就没办法再跟他外孙交谈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尚恩跟麦可的祖孙情就愈深。他们常常窝在圣雷米南方几哩外的一所老传道院里,一聊就是一整天。他们会花几个小时阅读原版的圣经。最重要的是,即使麦可有犹太背景,但他还是学会向基督的上帝祈祷,而且还能自在的遵循天主教的经典。他是觉得,反正都是来自旧约里那个相同的上帝。他们祈祷时,尚恩口中总是哼唱着,最起码没别人在场时就会如此。只要是气候许可,他们会从那小修道院出发在熏衣草的田野中搜寻,他们在那个区域找到一个神秘、半塌落而且就像金字塔般的建筑。他那博学的外公是对于任何事物都能随时发表评论的人。

从古希腊时代就有的。”他谈到这建筑的时期,此时他也打算顺便休息一下了;相反的,麦可却充满精力的在那里到处探索,像这种时候,正好让他外公习惯性的小睡一会儿。

有一天,这男孩子兴冲冲的回到那个地方说道,“外公,过去一点点的山崖那边,有很多山洞。快过去看一看!”

不过,尚恩却只是静静的待在原地,他淡淡的说,那种山洞是很久以前,牧羊人挖出来保护山羊免于受到天敌的猎杀之用的。显然,他是早就知道有那些山洞了。有一次,虚弱的外公几乎无法站起来,麦可等于是用拖的才把他拖回家去。

这个年轻人在青春期时,也开始注意到女孩子的存在,这正是他的导师对他谈论到两个灵魂因婚姻而结合的时机。外公解释男性与女性的灵魂如何能合而为一,也说到男性与女性的原理存在于宇宙的各个角落。

你是指星球也有分男性与女性?”麦可问道。

原则上,星球全是女性灵魂。所以我们才会称我们的星球为大地之母。”尚恩回答。

那我们男人在宇宙之中有什幺份量吗?”

哦,闪亮的星星是男性,相对的尘埃与黑暗则是女性。这种恒久相异的两极也是所有美好事物的本质。”


就这样,这男孩的童年大多在户外与他外公共渡,他的双亲不常见到他们快速成长的儿子,只在吃饭的时间才能见到他。可是,他们不常见到面也不能怪麦可跟尚恩。其实,贾克整天也忙着他的公证业务,而蕾妮则除了要整理家务之外还要忙那几个小儿子。七岁的安东尼更是很让人头痛,因为他总是会有叛逆的行为。麦可跟其它的弟弟则都很合得来,不过如果说要跟他们一起玩的话?不,那是不太可能的。


四季匆匆,快乐的流转,直到那个悲伤的日子终于到来。他们就在他的住处,发现他们亲爱的外公寿终正寝了。麦可早已经注意到他的老化,也早知道这一天即将来临。可是,无论如何,这还是令他伤痛却绝的事件。

尚恩的葬礼是在一个下着毛毛雨的日子,他们轮流在室内守护着遗体,直到遗体移到室外进行仪式为止。所有的家人全在场,连老皮耶与他的妻子也远从葛哈斯赶来,还有尚恩的三个姊妹与附近马塞里的堂表兄弟也全到齐了。天主教的祈福仪式在西隆吉教堂举行,家族的人步行到安放棺木的教堂。麦可的祖父母走得很慢,所以他就有很多时间慢慢的观察霍尔广场那些拥有塔楼的美丽宅院。终于他们抵达教堂,许多的亲友都齐集在那里。就在入口处,有个红发的大个子不慎与麦可撞在一起。他的鞋子沾满漆,显然不是受邀而来的宾客,不过他很想进教堂,麦可并没有很注意他。

家族的行列缓缓的行经高高的圆拱门。贾克与蕾妮走在最前面,尾随在后的是依大小的顺序的麦可跟他的四个弟弟,他们慢慢的从教堂里一列又一列的柱子之中走过。蕾妮压抑着丧父的悲伤,但偶尔还是偷偷的把泪水擦去。其它来参加的人都坐在大礼拜堂的木椅上,棺木就放在礼拜堂的中央。

西隆吉的教堂有许多礼拜堂,全有许多窗户,阳光会从窗外洒落血红的光线,无形中区隔出一间间的礼拜堂。最上方有一幅十二门徒阿帕索的画像。

当最后一名宾客就座之后,穿著退色红披肩的伯奇牧师就开始布道。大家都知道葬礼的仪式也就是要为去世的人净化以及祈求安息。

一个人的去世代表他无法回头的离开了这个世界,不过这个亡者将会与上帝同在。这不是一种结束,而是一种新生。那些一生行善的人将上天堂,那些一生作恶的人将下地狱。从生跨越到死的路径,通常是激烈的。不过,上天会庛佑我们走过,因为祂了解生命本质的复杂性,也能接受每一个人的本性。”牧师站在讲坛之后匆匆翻阅他的圣经,接着就冗长念着一长串的拉丁文。

麦可左顾右盼的发觉到一个金属制的洗礼用水缸,那是一个倒置的教堂高塔造型,他有个朋友差点就淹死在那里面。礼拜堂里到处都点燃了腊烛,很多很多;连位于教堂最前方的礼拜堂也点了腊烛,这最前方的礼拜堂也就是创办人的墓穴之所在。他的影像就雕刻在教堂的入口。尚恩原本就设法在启发他外孙的文学与艺术兴趣,所以他们早就一起造访西隆吉教堂多次。因此,麦可对这座教堂早就摸熟了,他不想听牧师令人昏昏欲睡的声音,他宁可再次研究墙上的壁画,或是去造访有防护钢板的墓穴!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如果跟他外公一起来墓穴探险就可以。“面对死亡的人生。”他外公总是会这幺说。


终于,上帝的仆人以平常的法语赞美了亡者的日常善行,于是在座宾客也就再度正襟危坐了。麦可看到那个打钟琴的人也站起来了,他是耳朵重听的人;他迫不及待上前去并沿着楼梯往高塔上边走边敲打他那48个教堂的钟琴。在此同时,牧师以圣水洒在遗体之上使之散发出乳香的气味。这种仪式是在宣示亡者的遗体是以庄严的方式处于上帝之前。侍祭者再度祈祷并祈求上帝宽恕尚恩所有的原罪。在圣歌之后,牧师与他的侍祭者缓缓步出教堂,负责埋棺的人则尾随着棺木,其它的人就走在最后面。大家就在教堂钟声的引导下,安静的走到墓园。家人、亲友以及其它的宾客都围绕在坟前,等候着埋棺的人把棺木缓缓的放到墓穴中。蕾妮快速的在棺盖之上放了几朵花,站在最前方的牧师则低轻的祈福,最后以一句“我们天上的父” 结束。

接着牧师对着棺木洒了一些泥土,并说:“大地归大地,尘归尘,土归土。”然后大家就以一把泥土依序与天性乐观的尚恩道别。麦可看着他去逝的好友,慢慢的消失于泥土之中。仪式结束之后,贾克先向所有在场的人士致谢,才跟家人悲伤的回家去。


守丧期间过后,麦可跟他母亲又回到外公那个空荡荡的阁楼去。蕾妮依然感到十分悲伤,她打开窗户让阳光进入那个房间,才一起清点房间里的物品。记忆一滴一滴的浮上心头,她的儿子空洞的看着窗外,感到百般无奈。

这阁楼变得很孤寂又毫无生气的,”他咕嚷着。

此时楼下传来他弟弟在叫他母亲的声音。“我马上回来,麦可。”然后就拋下他一个人走了。

从那房间的窗户可以清楚的看到这座小城的景致。他这才发现约在半哩之外,多出一栋新盖的房子。他之前完全没注意到。其中有一扇窗子是开着的,是一扇玻璃窗,这是前所未有的。可惜距离太远了,很难看得清楚。

我知道了,我可以用外公的望远镜来看; 他突然灵光一闪,很快的他就把那栋房子看个一清二楚了。这位年轻人无法抗拒偷窥室内的诱惑,因此就看到一个高大、黑短发的男子,这个人相当热切的在画架之上作画。


为什幺会有人想素描向日葵呢?麦可吃惊的想着。

这个不知名的人,就站在一个帆布之前,他一而再的将画笔沾上颜色。有时,他会换上细画笔描绘精细的线条,有时又会盯着随意放在桌面的那些真的向日葵。没想到,这位画家似乎感觉到被人偷看,于是就突然转过身来。这个小偷窥狂被这个举动吓了一大跳,就像被人逮个正着一样。

不过,那人是不可能看到他的呀;他暗忖道。

可是,那个陌生人的神情很像是在盯着他看,只不过是友善的。此时,麦可才了解到,原来他又是再度的看到未来了。他才这幺一想,另一个空间的景像就在瞬间消失于无形。那栋房子也就完全不见了。

太可惜了,再也没有人能跟我分享我的白日梦了; 他悲伤的想着。




第二章